海绵

[J2] Sneak up on You (卧底Jensen X 帮派首领Jared)

这是被和谐了的第三章重发!

(不务正业)的FBI卧底Jensen和(智商为零)的帮派首领Jared的爱情故事w 充满了糖的嗯(被划掉的部分是我在扯淡) [Warning 这章有JA/JP肉,洁癖姑娘们请注意:)

(另外多谢一位可爱的姑娘指出了逻辑错误和另一位可爱的姑娘提醒这章被和谐啦 抱歉啦)

----------------------------------

3. 
Jensen在下午3点左右结束了当天的工作,正准备回去好好休息一个晚上,从健身馆里出去却看见街道对面的Jared正靠在车旁边等着他。Jared怀里抱着一束红色的玫瑰,穿得倒很休闲,衬衫配牛仔裤。Jensen笑了笑朝着Jared走了过去,接过他手里的花,和对方交换了一个亲吻。

“玫瑰花……?哈,你17岁了么,小姑娘?”
Jared笑着翻了个白眼,“Love you too”

Jensen注意到了Jared正戴着他今早送给他的手表,朝Jared眨了下眼,“100天快乐,Babe”

Jared今天把保镖打发掉了,也就意味着这是个可爱的二人之夜。Jensen坐在副驾驶上心情很好的哼起了歌,想着说不定今天晚上还能顺便套到些什么有用的东西。他们两个开车去了一家热闹并且自带Bar的汉堡店,聊过了整个晚餐时间,然后又去吧台点了点儿酒接着聊。

“Jay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吗,也是在某个酒吧?”
“哈,当然。你见我第一次就想着操我,记得可清楚了。”
“对对,没错,你不想。反正当时偷瞄我屁股的人不是你是吧?”
Jared抓抓头发,一副被抓包了的表情,索性放弃挣扎,“好吧我当时的确也那么想来着,而且,”Jared凑近Jensen在他耳边低声说着,“——我现在也想。”

不过还好,这两个人还算有点儿公德心,没有在吧台上直接搞起来。他们黏在对方身上从餐厅里走了出去,准备开车回家。事实上Jensen本来还想着去湖边走走,很久没能安静地散步了,不过现在看来这些计划都可以往后推推了。令人烦躁的是,车停在离餐厅有点儿远的地方,还得走几个街区过去。然后这两个稍微喝了点儿酒的傻情侣开始赛跑看谁先到车上,等跑到的时候都气喘吁吁的加上酒精带来的轻微眩晕感他们都没注意到底谁赢了这个愚蠢的比赛。两个人就只是喘着气又凑到了一起,好像一个是N极另一个是S极似的。Jensen被Jared挤着背靠着车身,Jared的亲吻落在他的脖颈上,而Jensen的两只手开心的滑到了Jared的屁股上满足的揉捏着。
“Easy, tiger.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时候那个清纯的大学生跑到哪儿去了?”
“很不幸被你的裸体吓死了,大叔。”
“Oh,My coundolescense.” Jensen勾着嘴角调笑着。

下一秒钟,Jensen突然间觉得有点不对劲儿。直觉。然后他便在Jared后背上左肩下面一点儿看到了个晃动着的小红点儿。Jensen一瞬间吓的睁大了双眼,猛地用力将自己和Jared转换了位置,下一瞬间耳边便响起了枪声,伴随着自己肩头的一下疼痛。Jared立刻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一手护住Jensen一手熟练的掏出枪将对面楼上的狙击手扣动了扳机。解决了麻烦的下一秒钟,Jared就一脸惊恐地检查起了Jensen的伤势,在看到只是简单的擦伤之后才将悬在嗓子眼的心脏放回原位,但还是一脸的心有余悸。

两个人在安静的街道上喘着气,还有点儿没从刚刚的意外中缓过气来。事实上,当Jensen冷静的恢复了思考的那一瞬间,他就知道自己完了——保护Jared竟然是他的第一反应。说实话,他真希望在刚才他调换两人位置之前,他是有时间来进行各种分析,然后得出这种做法可以有效骗对方信任的结论,然后又有足够的时间来思考怎样才能不让自己受伤并且同时表面上保护Jared,然而十分不幸,事实是,他刚刚看着那个可怕的红点,脑子里就剩下“不能让Jared死”这个念头,根本没考虑自己会不会因为刚刚的举动直接被一枪打死——不过还好,擦伤而已,感谢上苍。……不,不不,事实上他并不那么想感谢上帝,基于自己举动的原因简直明显的就差上帝拿一个大喇叭在他耳边大声念出来了。
上帝,开什么玩笑。

Jared这边当然完全不知道Jensen的一连串脑内活动,说实话,他现在简直气疯了。
“Are you out of your mind?!!!” 自从和Jensen认识以来Jared从来都没这么生气过,他刚刚差那么一点儿就要失去Jensen了,光是想想就能让他出一身冷汗。其实Jared更多的是在气他自己。该死的,前一阵子他一直在忙于处理老爸留下来的烂摊子,与另一个纽约的势力周旋好不容易最后把对方搞垮了。根本不用思考,这个该死的天杀的狙击手肯定是一个愚蠢的亡命徒,该死的他自己怎么能这么不小心?他为什么偏偏就该死的今天把保镖赶回去了?事实上他就不应该做这个该死的职业!该死的家族势力!他为什么偏偏该死的出生在Padalecki家?

这时候Jensen伸出手拍了拍Jared的脸颊,“Hey, hey baby, I’m fine. Don’t worry.”

两个人一言不发的一路开车回了庄园,各怀心事。Jared默默的生着闷气,而Jensen正在与内心做着斗争。到了房间里Jared还是一声不吭,就只是走进去,坐到沙发上盯着地板。Jensen靠在门上看着Jared,他现在倒是没有不知所措,反倒是认清了事实——或者说不得不停止催眠自己——让他更坦然。只不过,尽管如此,这一切看上去都还是那么糟糕和混乱,他爱上了自己的目标,而且他刚刚差点为了他去死,这种烂俗小说的情节居然真的能发生在他身上,哈。——不过,不过值得庆幸的是Jared还活着,对没错,这不仅是值得庆幸,简直是恩赐,哦,第二次想感谢上帝了。上帝,刚刚他的Jared可是差一点儿就……简直没法想象,事实上Jensen觉得他现在甚至不能想象和Jared分开一个星期以上,哈,自己是不是还要把他的势力打垮来着?而且还要将他扔进监狱里去?哦,难度真低,比冲着Jared脑袋上来一枪的难度还低。工作,任务,该死的卧底工作,该死的FBI……哦真该死,让任务工作什么统统去死。


然后就是肉 完整版请戳: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4970965/chapters/11416741 

TBC.


[J2] Sneak up on You (卧底Jensen X 帮派首领Jared)

(不务正业)的FBI卧底Jensen和(智商为零)的帮派首领Jared的爱情故事w 充满了糖的嗯(被划掉的部分是我在扯淡)

这章甜的有点儿腻。

---------------------------------

4. 

Jensen被上级要求上交报告了,关于Jared工作的细节以及有利的证据。不过也只是一个报告而已,还没到最后的步骤,他还不需要忧虑那些东西,Jensen选择暂且忘掉他的最终任务,尽管那一天总会到来——眼下需要的就只是一个报告而已,打字,发送,nothing else。而且幸运的是他确实也没查到什么真正有用的,所以也不用在报告中隐瞒什么。不过至于他是不是故意查不到呢——并不是重点。


不过Jensen也没什么良心不安的。毕竟他的工作是抓住邪恶的非法分子,但是第一Jared本质一点儿都不邪恶,第二Jared成为“非法分子”也不是他自愿选择的,谁让他的父亲曾经掌管这个帮派呢——哈,没错,就是这样,多有说服力。


一只放在Jensen肩上的大手和落在他耳后的吻打断了他的思考。

“想什么呢,Jen?”

“Nothing.”


Jared走到Jensen面前和他交换了一个亲吻。Jared要在明天下午出发去一个私人岛屿去和军火商谈生意,大概三四天后可以回来,这就意味着要和Jensen分开70多个小时,很令人烦躁——但没办法,家族事业,哈。其实Jared也不是非要像个高中生一样天天和男朋友粘在一起,但有什么办法呢,谁让他有一个辣得冒烟的男朋友呢。


Jensen听了Jared向他说关于工作的事情,皱着眉咬了咬下唇。“哈,所以你准备把我一个人扔在这儿?门儿都没有,Padalecki. I’m going with you.”

“Um, Someone is bossy.” Jared爬上沙发,把手臂搭在Jensen的脖子上,凑近蹭了蹭男朋友的鼻尖,装作不满的抱怨着,可惜他的语调和眼神出卖了他。

“Damn right, but you still love me, bitch.” Jensen还得意的挑了挑眉。


总之,最后这两个离不开对方的黏黏乎乎的小情侣决定一起出发,工作顺便旅游。在飞机上Jared工作了一段时间,但Jensen并不准备一整个航程上都被无视,因此用他性感的嘴巴和灵巧的舌头战胜了那一堆枯燥的文件,成功拽回了Jared的注意力,而且还额外得到了一场甜蜜的空中性爱。


到了目的地的第二天一早,Jared便不得不从Jensen温暖的怀抱里把自己揪出来去谈工作。其实Jared一直都挺讨厌这种事情,简直就像一场无聊的拉锯战一样,矛盾的是他自己倒也很擅长这种谈判工作,所以其实也无所谓。只是他没办法再搂着男朋友多躺个几十分钟让他有点儿小抱怨。


在Jared心里暗吐槽自己的工作时,Jensen这边倒是闲的很。Jared走了以后,他也没再床上逗留多久,毕竟还是有Jared的体温在旁边自己能睡得更好。Jensen在吃过早餐后来到了海边——来一次海岛,不享受一下阳光沙滩怎么行。


因为这是一片私人海域,所以海边安静的很,这时候恰好只有Jensen一个人。他一步一步地向海的方向走去,踩在暖暖的金色沙子上,闻着海水咸咸的味道,能感觉到的只有舒适和宁静。他停在浪潮刚好可以打在他脚背的位置,望着蔚蓝色的海面。海风吹出一层层海浪,海水翻腾着爬上海岸抚摸过Jensen半陷在沙子里的脚。Jensen的视线跟着白色的浪花从海上爬到沙滩上,又接着慢悠悠的回到海面上。海浪的声音流过Jensen的脑海里,把一切不安和担忧都暂时带进了漫无边际的一片蔚蓝。


Jensen张开双臂,微仰起头,闭上双眼让阳光洒遍他的全身——这就是Jared从会议室的落地窗前看到的图景,Jensen面朝着大海和阳光,像画一样。即使是在很多年后,每当回忆起这幅画面,Jared的心脏还是会在瞬间被阳光填满,暖暖的。当然,现在的Jared还没想到那么远,他就只是看着Jensen,无法移开视线,嘴角上是隐藏不住的笑意。


入夜。


晚餐后两人都觉得既然到海岛上来玩儿一次,当然要享受一下夜晚的海风了。两人牵着手,光着脚丫沿着海岸线一步一步地走着,在沙滩上留下一串脚印,片刻后又被漫上的海水冲淡。月光洒在海面上,掉下无数颗珍珠滚落在荡漾的海浪里。


他们都很默契的没有说话,也不需要说话。热度从两人手心蔓延到整个身子,让他们脸上都挂着根本收不住的笑意。不认识的人也许会觉得这只是两个刚陷入恋爱的高中生。


Jensen偏头看向Jared,咬了咬下唇。感觉到对方的视线,Jared也转过了头对上了那双宝石绿的眼睛。“What?” “Nothing.” 然后,对视最能引发的是什么呢——当然没错——接吻。他们不紧不慢的追逐着对方的舌头,舔噬着对方的唇瓣。Jared环着Jensen的腰,一边亲吻着他一边将他放倒在沙滩上,然后整个人罩在Jensen的身体上。Jensen的双臂向上勾着Jared的脖子,小腿缠着对方的磨蹭着。他们两个觉得似乎能这样吻上一天,就只是接吻。


Jensen先抽离了出来,舔了舔下唇,装作很用力的推了推Jared的胸,“你可真沉,大脚怪。”

“Oh yeah?” 说着话的同时Jared笑着又将自己的几分重量压在Jensen身上。

“Get off me, you bitch!” Jensen一边笑一边推搡着Jared,对方也不示弱的挠着身下人的痒痒,两个人闹成了一团。


等最后闹得没了力气,Jared翻过身来也平躺在了沙滩上,和Jensen肩并肩看着天上的星星。他们先是沉默了一段时间,然后开始小声的聊天。那天晚上他们告诉了对方很多很多东西,比如Jared之所以成为了Playhood的首领是因为他不想当,所以他父亲用这种方法来强迫他不得不担起责任;比如Jensen小时候的梦想是抓住所有的坏家伙,结果却找了个“罪犯”男朋友;比如Jared其实从小到大都是个乖乖学生的形象;比如Jensen高中时期想当个叛逆少年结果没能被大学录取又gap了一年;比如Jared一点儿都不喜欢这个家族事业但又不得不担起责任…… 每当Jensen看着那双灰绿色的眼睛,他都迫切的想大声的说出“其实我是个该死的FBI卧底但我还是爱你”这种话,但最终他还是将略显残忍的真相咽在了肚子里。


如果说今晚之前Jensen还只是无法和Jared分开,那么今晚过后的Jensen就是简直无法忍受这个念头的存在。上帝,该死的,他这次就是栽在这个大型狗狗身上了,认命吧。


TBC.

[J2] Sneak up on You (卧底Jensen X 帮派首领Jared)

(不务正业)的FBI卧底Jensen和(智商为零)的帮派首领Jared的爱情故事w 充满了糖的嗯(被划掉的部分是我在扯淡) [Warning 我纠结出来了决定JA/JP和JP/JA都会有 有洁癖的姑娘们抱歉OTL 总之到时候我肯定会标注出来辣

2.

Jensen坐在离Jared办公处不远的沙发上,透过玻璃门看着皱着眉头认真处理手上文件的Jared。他和Jared正式确定关系已经快三个月了,他现在基本每天住在对方的庄园里,离城区不远,也方便每天自己去工作——哦,他现在在一家健身房做武术教练,当然,只是为了卧底而已。他告诉Jared自己的姓是Smith,以前做过一段时间警察,后来对这个职业实在没什么好印象所以去做了武术教练——不管怎么说,和自己的真实经历有点儿相似性更加助于他掩藏身份。


和Jared相处了这么长时间,Jensen对于这个人又有了很多不同的了解。比如,Jensen发现其实Jared看上去的像太阳一样的性格以及他的温和和友好真的不是装的——当然,除非说Jensen一向顶尖的识人能力突然变为负或者Jared是个奥斯卡影帝——虽然令人惊讶,但这真的不是假象。不仅如此,Jensen还发现了很多这个年轻他几岁的“大男孩儿”的可爱之处,比如在自己和狗狗一起玩儿不理他时他会沮丧的叫着自己的名字蹭过来,家里立马多了一只大型犬;再比如在工作到一半的时候他突然抬起头喝水,结果和自己注视着他的视线对上,一激动就呛到了,结果自己还得跑过去盯着他那张憋的像西红柿的一张脸轻拍着他的后背给他顺顺气儿;还比如自己在健身房跟他吐槽着说不想工作时,他像个三岁小孩儿一样在庄园的泳池边自拍了一张照片发给自己,得瑟着他有多闲,然后在自己晚上回家的时候凑过来给自己按摩后背和小腿强迫自己早点儿休息……


Jensen想着想着不禁摇着头笑了笑,再睁眼便看到了那边Jared的下属正低下身子对他小声说着什么工作的事情,然后Jensen便把笑容稍微收了收。好吧,虽然Jared很可爱——没有什么其他的意思只是单纯的评价而已——并且目前来看这段关系进行得非常顺利,但Jensen的任务还是需要他的进一步努力,他还需要更多的信任。因为就现在来看,虽然Jared告诉了Jensen自己的身份,但也仅限于此而已。每次Jared需要工作的时候都会跑到现在他在的那个房间里,就算Jensen偶尔会进去,Jared也会马上就把文件合上,所以Jensen虽然挺努力的去收集有用的资料,但也只是零零碎碎进展缓慢。Jared几乎从不在工作室以外的地方处理文件,并且和Jensen呆在一起的时候,每次他的那几个一过来就会鬼鬼祟祟的凑近Jared小声耳语——好吧,也许并不是鬼鬼祟祟,但就是让人看上去挺不爽的。事实上,最近这一个星期这种现象更明显了,甚至有的时候Jensen在和Jared亲热,然后那几个麻烦的下属之一会不合时宜的敲门进来凑到自己男朋友——好吧,表面上的男朋友——身边不停的说说说,更加过分的是,Jared有一两次甚至抱歉的跟自己解释了几句然后便跟着他的下属出去了!


其实Jensen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急躁,他自己分析了下得出了个结论:就是只单纯的因为这些该死的他听不到的耳语都是对于自己来说重要的情报,他当然会不爽。


但他也只能无奈地一个人呆着,尤其是这两天Jared没日没夜地工作,他也并不想打扰。不,准确地说,他觉得这时候上去打扰对他来说并没有什么好处,毕竟这段时间他需要得到Jared更多的信任和爱意,频繁地去打扰他很可能让对方把自己推得更远。唉,好不容易的两天假期,Jensen也只能一个人无聊的在房子里晃荡了。


不过时间过得也快,下午的时候Jensen充分利用了没有Jared在身边的好处,他把卧室的门锁上,试着翻了翻有没有什么有用的情报,不过遗憾的是Jared是个挺合格的首领,工作的资料都在办公室里,卧室里什么有用的东西都没有。Jensen无聊的躺在床上,看着自己旁边枕头上凹下去的一块儿出神,用手掌蹭了蹭然后自己滚了过去。然后他便躺在Jared的枕头上被他熟悉的洗发水味道包围着睡着了。


Jensen再次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一片安静。Jensen下意识的伸手向旁边探了一下,发现Jared还没来睡觉。他看了一眼时间,竟然已经快1:30了,皱了皱眉头,Jensen犹豫了一下翻了个身准备继续睡。然而翻来覆去了十多分钟他并不能睡着。好吧,往常这个时候都会有一支手臂环着他,将他箍在怀里,然而现在身边是冰凉的——该死的习惯。


而且,据Jensen所了解,Jared是个生活比较规律的人,平时也不熬夜,到底是发生了什么重要的事情才会让他这么拼命的工作。他吃晚饭了吗?是不是一直坐在那个椅子上动都没动?需不需要点儿咖啡?被脑子里飞来飞去的一串问题搞得更加清醒,Jensen干脆从床上坐了起来。


端着两杯刚煮好的咖啡,Jensen走向Jared的办公室,远远地就看到Jared还在那儿埋头看着文件。Jensen无奈的笑了笑,轻轻推开门走了进去。Jared听到响声抬起头,然后下意识的合上了手上在看的东西。Jensen当然注意到了这个小动作,突然就感觉胸口闷闷的。把这莫名其妙的低落情绪赶走,将咖啡递了过去。


“怎么还在工作?”

“有点儿麻烦事。Thanks honey.”

“看你的黑眼圈,大男孩儿。你得休息会儿。”


Jensen说着将Jared手上的文件夺了过去放在桌子上。他走过去靠近Jared将对方的头靠在自己胸前,用拇指轻轻按摩着他的太阳穴。Jared的嘴里冒出一些舒服咕噜声,这让Jensen的嘴角出现了一点儿弧度。


Jensen让Jared放松了一会儿,然后停下了按摩坐在了旁边的沙发上。“抱歉打扰你了,就是想让你歇一会儿。你现在要继续工作吗?虽然我建议你去休息,但是……不管怎样我可以呆在这儿。” Jared下意识的看了眼文件,又看了眼Jensen,然后拉住Jensen的手站起身来,“算了,去睡吧。”


哦,那种该死的胸闷感又回来的,Jensen当然看到了Jared的小动作,他觉得自己的胸口搅成了一团。


他不相信你,Jared不相信你。


真是够了,闭嘴。So what? 他是个帮派的老大而你是个该死的FBI卧底,他本来就不应该相信你。


没错,但他不知道你是个卧底,你现在只是他的男朋友,而他不相信你。Jared不相信你。


该死的能不能闭嘴?!


进了卧室,Jensen一言不发的钻进了被子里,闭上眼睛想把那些该死的声音赶出去。Jared过一会儿也钻了进来凑近Jensen,环住他的腰想将手放在他的胳膊上。Jensen下意识的轻轻甩了一下。


Jensen,停下。他心底有个声音叫唤着。


“Hey baby, 怎么了?”

“没事。”


停下你该死的幼稚的小脾气。


“……额,抱歉……?我这两天有点儿忙……”

“——不是因为这个。”


哦上帝,愚蠢的Jensen你说了什么。你应该说你没在生气然后给他一个吻,混蛋。


“哈,’没事’?c’mon babe, 你得告诉我……”


停下。现在。马上。


“——你是不是不相信我?”


哦不,你该死的说了什么。


“What?! 不宝贝我当然相信你,你怎么会这么想?”Jared将Jensen转了过来皱着眉头真诚的看着Jensen的眼睛。“唉……不…就只是,当我什么都没说行吗。”Jensen暗暗诅咒着自己毫无遮拦的嘴巴。“不,听着Jensen,我不知道是什么让你误会,但这些你认为的’不信任’都不是真的——我只是为了你,一切都是为了你。Just trust me, okay?” 


被这么一双真诚的绿眼睛看着,Jensen又能说什么呢?“Okay, babe.” Jensen就只是凑了上去给了Jared一个吻。


[J2] Sneak up on You (卧底Jensen X 帮派首领Jared)

(不务正业)的FBI卧底Jensen和(智商为零)的帮派首领的爱情故事w 充满了糖的嗯(被划掉的部分是我在扯淡) [Warning 我现在很纠结到底是JA/JP还是JP/JA, 很可能会逆,但总之以后会有肉所以洁癖请慎看 不过到时候会标出来的]预计七章完结。


1. 

Jensen十分确信对方看到他了。

Jensen Ackles,众多FBI特工中的一个,卧底工作算是他的家常便饭之一。这次他又接了一个重要的案子,目标是New York一个势力极大的帮派头目,事实上是一个新晋的头目。 Jared Padalecki ,Playhood帮派的首领——这次Jensen的目标。Playhood是New York几个强大帮派中的一个,只不过内部完全被Padalecki家族所掌控,不幸的是,它的上届头目刚刚去世,于是只好由过逝头目的小儿子来接替他的位置。当然,Padalecki的另一个儿子也在帮派中起着不可或缺的作用,只不过由于各种各样没向外界透露过的原因,Jared Padalecki成为了那个挂名的掌控者。外界对于这个Padalecki知道的并不多,经过先前警方以及后来FBI的各种调查,也只不过了解到他从小到大在校表现极其优秀,在Stanford毕业,另外,性取向为男。事实上,后者还是在一张不小心泄露的照片上发现的。


事实上,不管是警察们还是FBI,都并不喜欢去干预帮派们的活动,毕竟谁都不喜欢给自己找麻烦。但是Playhood绝对是个特例。他们有点儿过于猖狂了,不像其他大多数帮派那样尽力维持自己和外界的关系。毒品军火走私,洗钱活动等本是完全会被容忍的,但Playhood的人总是在处理和外界关系的时候把事情搞的十分糟糕。他们曾经杀了3个警察,还有2个FBI特工,并且完全没有一点认错的意思。从此之后他们便被盯上了。


但Playhood的上届头目并不好惹,那几个牺牲的警察和特工都是他的“杰作”。但上帝总是那么仁慈,他就那么简单的去世了,把所有的东西都扔给了他的两个年轻的儿子。还有更好的将这个犯罪团伙搞垮的时机么?然而不管怎么说,这还是一个组织规划十分严密的帮派,所以其实任务一点儿都没听上去的那么轻松简单。


总之,这个棘手的活儿,Jensen还是接下了。他一直对于卧底这种工作十分在行,可能是因为他的天赋和技能配上天生被赐予的完美五官和吸引人的气质吧。


而现在,Jensen正坐在吧台上,特意挑了个从目标角度看起来非常显眼的位置,一边喝着手中的酒一遍四处观察着,然后他的视线便对上了藏在角落里的那双绿色的眼睛。对方发现自己被注意到先是微微一愣,然后抿着嘴露出个微笑朝Jensen点了点头示意。Jensen仔细观察着对方的反应,暗暗在心底说了句“Yes”。


Jensen朝着对方走了过去,途中一直盯着对方的双眼,而显然对方的视线也一直跟随者Jensen移动着。


“Hi, I’m Jensen.” 

“Jared.”


对方咧开嘴露出个非常友好的微笑,看着Jensen的那双绿眼睛亮亮的。Jensen不禁暗想这小子隐藏得挺深。接下来两个人随意的聊了聊,Jensen发现这个人意外的很好沟通,并没有想象中的压迫感,似乎是个能很好掩饰自己身份的人。两人间的距离由隔着半个身子聊着聊着就在笑声中缩到了布料隔着布料的程度。Jensen觉得时机差不多了,他的视线在Jared的眼睛和嘴唇之间来回扫动,十分带有暗示性的说着,“你觉得……我们换个不这么乱的地方聊聊怎么样……?”


然而和预料之中的暗示着回应不一样,Jared有点儿尴尬的挠了挠头发,视线从Jensen身上挪开又移回来,“Jensen……呃……事实上,你知道,我……好吧,直白的说,我不和见过五次面以下的人上床。”他说话的时候有点儿略显紧张的盯着Jensen的表情,好像怕自己一不小心说错了什么似的。他看到Jensen略微有点儿尴尬的表情之后又慌忙解释,“不,不,我不是说你不好什么的,我只是,只是个人奇怪的原则问题,你知道,其实我挺希望我们还能见面的……我是说如果你不介意……不,我想说的是……哦上帝,就只是……我们还能再见面吗?” 他的双手甚至还在身前乱挥着。


说实话,Jensen心里有点儿惊讶,他甚至有一秒钟怀疑这不是装出来的,不过这看起来不可能——一个势力巨大的帮派头目的举止就像一个……一个纯情的大学生?不,Jensen几乎是在下一瞬间就否定掉了自己愚蠢的猜想。他只是调整了自己的表情,凑近在Jared的嘴上啄了一下。“Sure. I’d like that.”


然后事情进行的格外顺利,甚至比预想中的还要顺利。谁能想象Playhood的首领居然不搞一夜情?不过这倒是帮了Jensen一个大忙,省去了想办法把自己从床伴转换到恋人的时间和精力。


Jensen和Jared在第五次见面的夜晚顺利地滚上了床。


Jared将头搁在Jensen的颈窝上,还没完全从刚刚的释放中缓过来,带着喘息声问道,“Jensen,我只是,就想确定一下……you know I’m serious right?”


“Oh yes, of course. Me too.” 说着还侧过脸在Jared的额头上留下一吻。


想写J2…总是看到JP/JA所以想写JA/JP…但梗还没想好QAQ;还想写SDS←律师世家梗恩w 写个案子玩儿玩儿w 单纯记下来催促自己动笔…毫无意义的纪录并不想占Tag qwqqq

[SD甜饼]情感记忆(下)

拖的略久…… 不过完结了w 耶!

(上)http://rteert.lofter.com/post/1d0dd859_79ef4e5

(中)http://rteert.lofter.com/post/1d0dd859_7afa6dd


>>以下正文 (然而 有点儿短 :(

Sam沉默了一会儿,然后——


“你硬了。”

“What?”

“你硬了,Dean,就在刚才,刚才我摸你的时——”

“Come on Sam! 我也是个人类好吗?换作是我摸你你也会硬——”

Dean话一说出口就觉得有哪里不对,而当他看到Sam的眼神之后简直想跳回3秒钟以前把自己的嘴缝上。


“Damn right Dean,我当然会!我是说,这就是我的重点——如果我们都这样想……”Sam小心翼翼的看着自己的哥哥,抬起手臂搭上他的肩膀,一边说着话一遍向上滑动试探着用拇指去触碰他裸露的脖颈。


Dean没有否认Sam的话,这无疑增加了Sam继续下去的信心。但Dean的内心很矛盾、极其矛盾。这是不对的。他们是兄弟。他们身上有着同样的血脉。这是乱伦。但说真的,这些,这些都不是重点,他们都不足以让Dean停止Sam正在做的事情。它们只是阻力罢了,但真正隔在Dean面前的那堵墙其实是Sam失忆了这个事实。


Sam在缓缓地向Dean靠近着,他的大手抚上了Dean的脸颊。他的视线在Dean的眼睛和嘴唇之间来回扫动。


而这时Dean只是僵硬着身子,听着自己大脑内两个矛盾的声音吵来吵去。然而就在Sam离他的嘴唇还有不到一厘米的时候,Dean脑子里扑棱着翅膀的小家伙将另一个顶着恶魔角的小可爱给扔到了地底下去了。


“Sam, stop.”


Sam顿了顿,看着坚决的瞪着他的Dean,摆出一副bitch face收回了身子。Dean沉默了两秒,垂下眼睛站了起来,拉开门让Sam出去。中途Sam问他问什么——


“…It’s unfair, Sammy.” Dean在关上房门之前小声嘟囔了一句,然后就把Sam隔在了门外。Sam有点儿迷迷糊糊的回到自己房间,躺在床上琢磨着Dean最后的那句话。他打了个滚儿,又打了个滚儿,然后猛地坐起来,径直走到了Dean的房间推开房门,看见他哥还坐在床上也不知道在想什么。Sam到Dean面前去,伸出手臂将自己整个紧紧地缠在了他哥身上。


“It’s totally fair, Dean.”

“不Sam你不明……”

“我明白,Dean,听着。我叫Sam Winchester, 你是我哥,比我大四岁。你最崇拜的人是老爸,最喜欢的食物是派,还有啤酒;你现在开着的车是黑色Impala67,有时候连我都不被你允许动她;你爱听摇滚,还爱跟着哼,虽然你总是跑调;你最爱干的事情之一是Hunting,还爱逞强,什么事情都非要冲到我前面…… Dean,我的记忆回来了……但是并没有改变什么,我还是想亲吻你。——May I?”


Dean翻了个白眼,无奈晃了晃脑袋,拉开点儿距离,一只手臂勾过Sam的脖子便咬上了他的嘴唇。

 在他们互相拉扯着对方的衣服的时候,Dean一边扯着Sam的扣子一边问,“你什么时候想起来的?” “之前你拒绝我亲你的时候。”“——好吧,Fair enough.”


第二天Sam搂着他哥,胸口紧贴着他醒来的时候,他觉得虽然自己失去了一个火辣性感的丈夫,但他有个火辣性感而且床上功夫好得不得了的老哥,好像赚了。


------------END



[SD甜饼]情感记忆(中)

抱歉说好的两更失败了OTL 太罗嗦真不好OTL

(然后目前并没有肉 只有肉汤OTL 别打我)

(上)请戳这里 http://rteert.lofter.com/post/1d0dd859_79ef4e5

“怎么了Samantha?做噩梦哭鼻子了?”Sam知道当他推开门的时候Dean就醒了,所以当Dean调笑着小声嘟囔的时候Sam只是沉默着继续靠近直到自己将手环上对方的腰,将Dean拉近让他的后背紧紧贴着自己的前胸——当他这么做的时候他感觉Dean明显僵住了。“Sam?”


“嘘……”Sam靠近Dean的脖颈轻声示意他别出声,却招来Dean的一下轻颤和更大声的回复。“Hey,dude! What’re you freakin’ doing?! ”“Shh Shh...Dean, just...just listen.”Sam觉得这时候他最好能别让Dean说话,他知道在吵架的期间他突然间这样凑过来似乎有点儿突兀,所以他需要在Dean感到尴尬之前先迅速好好地解释清楚,起码先得告诉他自己感到很内疚,即使他还并不能记起他们究竟为什么吵架。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们要吵架,甚至分开睡……”“Wha……”“就……先别说话Dean,听我说。好吧也许在我失忆之前我们因为一些愚蠢的事情闹了矛盾,如果是我的错,那么对不起。虽然现在我没有记忆,但就像你之前说的I can still feel it. And I know I love you.”


Dean没出声,更准确的说是他被吓到了。说真的,如果不是因为Sam结实的小臂肌肉和自己脖子后面温热的吐息让整个事件太过富有真实感,Dean一定会认为这只是那无数个梦中的一个,是又一个他只能咽进肚子里、被积压在阴暗处、不为人知的肮脏的小秘密,他一定会以为这只是那千千万万个夜晚中的一个——他喘息着从梦中惊醒,下身硬的发疼,而当他撸动着让自己射精时脑海里浮现的绿色瞳孔和嘴里呼之欲出的那个名字总会为自己带来无休止的眩晕、恶心和自我厌恶。


“So are we good now?”Sam有点儿小心翼翼的,并且一边说着一边轻轻舔吻着Dean肩膀上裸露的皮肤。Sam将搂在Dean腰上的手慢慢向下移动,勾着他内裤的边沿想要滑进去。虽然Dean不想承认,但他内心根本不想阻止弟弟的大手在自己身上胡作非为,事实上,他现在只想扳过Sam的脑袋吮吸啃咬他的唇瓣,双手环住他的脖子,打开双腿缠上他的腰,让他在自己身体里横冲直撞,和他来一场疯狂的性爱。但这些不能发生,能发生的就只有——


“Stop it, Sam.”Dean伸出手去阻止Sam的动作,当然想要完成这动作耗费了不少他的意志力和自控力。然而阻止也是徒劳,Sam干脆扣住了Dean的手拉着他一起移动和小Dean来着亲密接触。

“Oh Dean,”Sam调笑着带着Dean一起握住他的柱身,“别不承认了,你想要这个——别急着否认,小Dean可把什么都告诉我们了。……而且你可没有剥夺我性生活的权利,我可是能去法庭要求和你离婚的。”

“Wha——Sam你在说什么?!”Dean拍掉了Sam不听话的手。他就知道有什么不对劲——该死的吞记忆的妖怪!“We’re BROTHERS!”

“Yeah brother Dean, very funny, haha.” 哦,上帝,自己愚蠢的弟弟还以为这是个玩笑。Dean转过头严肃的看着Sam。“Do I look like I’m kidding?”


2秒钟以后。

Sam皱了皱眉头,眼神错开Dean又飘回来,“Shit. You gotta be kidding me.”


Sam不懂这是怎么回事。开什么玩笑?自己本来有个火辣又性感的丈夫,本来还想着能有场完美的性爱,结果突然之间他就变成了他哥哥?现在好了,自己想和自己哥哥上床,还被对方知道了,真是个完美的故事发展!——等等,等等。Dean他明明有了点儿反应,他确定那不是错觉,而这似乎确实能说明些什么。说真的,在刚刚接受完自己爱上了自己的哥哥这个事实之后,作出自己哥哥也抱有着和自己同样感情这个假设看起来也没那么疯狂了。


这时候旁边的Dean也一点儿都不轻松。在只是因为误会而想和自己上床的无辜的弟弟面前自己居然硬了,还被他发现了。Awesome! Dean转头看了一眼Sam,瞪着眼睛想装出一副身为大哥的威严。


“Dean,我们得谈谈。”

“谈谈?谈什么?谈谈你为什么会想爬上你自己哥哥的床?——哦算了吧Sam这没什么好谈的,你失忆了。”

“这不是能解决一切的借口。我可还能知道我对你们的感情。Bobby、Cass,我感受的都很正确,所以你这儿我一定也错不了。”

“得了Sam,别高估你自己的感受能力了。没准儿这是什么副作用。”


Sam沉默了一会儿,然后——


“你硬了。”

“What?”

“你硬了,Dean,就在刚才,刚才我摸你的时——”

“Come on Sam! 我也是个人类好吗?换作是我摸你你也会硬。”

Dean话一说出口就觉得有哪里不对,而当他看到Sam的眼神之后简直想跳回3秒钟以前把自己的嘴缝上。


<<< TBC

[SD甜饼]情感记忆(上)

我叫脑洞无比大w (一个Sam被摄取记忆的怪物攻击的故事;这之前Sam和Dean并没有发生什么超越兄弟的关系,但依然存在情感并且暂时失去记忆的Sam是可以自己脑补出一些非常有意思的推论的,其中包括将哥哥误认为丈夫这一项。食用愉快:)


“I’m sorry but.. Who are you guys?”

Sam皱着眉头看着眼前三个“陌生人”。

 

其实事情是这样的。他们最近在追捕一个妖怪,以吸取人的记忆为生的妖怪。但怎么说,它还算善良,因为被它吸取了记忆的人虽然失去了那些储存在脑子里关于各种各样经历的信息,但Lucky for them,他们对于认识的事物会产生的情感并没有被偷走。举个例子,当你看到你的妈妈你会感觉这个人很亲近,你可以信赖并且依靠她;又或者如果你看到你的爱车,当然前提是你真的爱这辆车,哦也不用像Dean那样啦,总之如果你有这样一辆车,你即使不记得这是你的车,你看到她时也会从内心产生一种喜爱的情感;又或者如果你看到你的恋人,前提是你还爱你的恋人,那么你如果看到他/她也还是会照样分泌荷尔蒙。

 

——没错,Sam就是被这个东西攻击了。好消息是,Dean后来干掉了这个家伙,坏消息是,这玩意儿的作用似乎有延时效果(注: 请原谅我擅自更改正常情况下的设定←就是杀死怪物影响就会消失这一点),所以他似乎要在失忆的状态呆上几天了。

 

然后现在Sam刚刚从昏迷的状态中恢复过来,一脸迷茫的看着一群有着点儿熟悉感的陌生人们。而往往这种时候就是供Dean找点儿乐子的完美机会了。他总是会时不时的冒出一些愚蠢并且好玩儿的想法,比如现在,就纯粹为了好玩儿,让Sam猜猜他们三个分别是谁,就凭着Sam没有被剥夺的那一点儿“情感记忆”。Sam,当然,翻了个白眼儿,没有搭理他。但Sam还是暗自在内心对面前这三个人做了评估。

他首先看着那个年龄最大的人——他刚刚说他叫Bobby。虽然这个满脸长着胡子也不知道打理的老头子看起来是个邋遢的老酒鬼,但自己对他似乎就是有一点儿,也许不是一点儿,信赖,或者是依靠,包括感激,大概还有一丁点儿的……敬畏? 就像……像一位父亲?……也没准儿是一位重要的叔叔什么的……?

然后他将视线转向了那个穿着风衣打扮得体看上去年轻一点儿的男人。这个人和Bobby给他的感觉差不多,又有点儿轻微的不太一样,当然Sam也并没有觉得——额,他叫什么来着,哦对了,真是奇怪的名字——Castiel有给他压迫的感觉,当然,这个年轻人又不可能是他的长辈,应该是个关系很好的朋友。

最后暗自看向了那个穿着破旧皮衣留着金色短发的男人——他叫Dean对吧。Wow——这个人给他的感觉和前两个人都不同,怎么说呢——太复杂了。Sam觉得自己在被那个男人吸引着,想靠近他,或者更甚之凑上去亲吻他——这是他的男朋友吗?……不,不对劲,Sam觉得这里面还有不少其他的情感——比如看到Dean的时候自己感受到的强烈的安全感,以及那种他存在在这里就像理所应当一样的莫名其妙的想法——也许这说明他们经常在一起?也许Dean不仅是自己的男朋友,也许他是他的丈夫……?但这些感情还不是全部,远不止全部——还有其他的一些什么,比如愧疚,还有一丁点儿怨气,不可忽视的对对方的担忧……总之这感情有点儿复杂——看来他们两个多半是闹了点儿什么矛盾。

 

顺便,Sam对于自己是Gay这一点表示有点儿惊讶,但仔细地看了看他火辣的(自己认为的)丈夫,Sam觉得也许这一点并不那么难以接受,或许还很合理。

 

后来晚饭的时候Sam还是说出了自己的猜测。“Bobby, 我猜你是我父亲,或者一位重要的叔叔什么的;Cass,一位朋友,很重要的朋友;最后,Dean,我猜我们一定每天都呆在一起,你是我的家人对吧?”

 

另外三个人的反应均证明了Sam对于自己的情感解读还是十分准确的——不管怎样,起码他自己是这样认为的。

 

夜晚微凉的空气透过窗子渗进屋子里,月亮藏在稀疏的薄云后面,银色柔光不均匀地洒进房间里——令人安心的夜晚。但Sam并无法安眠,他在床上已经躺了整整一个多小时,翻来覆去的弄乱了被子,就是睡不着。为什么?——因为现在他和他的丈夫分房睡这个事实更加证实了他们在吵架的这个猜想。

 

Sam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吵架,也不知道是谁的错误——Sam觉得多半儿是自己做了些什么让爱人失望的事情,毕竟他能感受到的内疚可不是一点儿。而且不管他们之前闹了什么矛盾,Sam现在只想和好——他想凑上去亲亲Dean的嘴唇,还有鼻子,眼睛,睫毛;他想现在就过去爬上Dean的床抱着他睡觉,那感觉一定非常好——Dean身上的肌肉看起来是那样的结实,还有美好的腰线,性感的屁股——哦天哪他已经迫不及待想知道将自己的双手放上去抚摸揉捏,将自己的老二从那两瓣形状完美的屁股中间推挤进去的感受了。

 

Sam感觉自己有点儿硬了——哦上帝,谁让他的爱人这么火辣——也许自己该去主动找他,问问到底发生了什么。因为估计Dean也并不会主动说些什么,毕竟Sam现在可是失忆了。

 

于是Sam便轻手轻脚的走到了Dean的房间推开了门,然后静悄悄的从床的另一边掀起被子靠近Dean。

“怎么了Samantha?做噩梦哭鼻子了?”Sam知道当他推开门的时候Dean就醒了,所以当Dean调笑着小声嘟囔的时候Sam只是沉默着继续靠近直到自己将手环上对方的腰,将Dean拉近让他的后背紧紧贴着自己的前胸——当他这么做的时候他感觉Dean明显僵住了。“Sam?”



<<< TBC

再有一发完w


[SD无差 | AU] Waiting for My Pie

背景>> 正常生活AU Dean Smith与Sam Wesson的故事;依然在一个公司工作,Dean依然是Market Director, Sam依然是技术部的小员工;Sam对Dean一见钟情并不停地来骚扰的故事。

 

以下正文

 

门铃又响了。

 

说实话,Dean真的是被烦得够呛,他多希望现在来敲门的是个大波美女,而不是这个受了打击就只会用湿漉漉的狗狗眼盯着他的斯托卡!

“Seriously, man, you can’t just keep showing up like this!” Dean还是打开了门,把这个比自己高了半头身材结实的家伙放了进来。然而对方只是撇了撇嘴,坦然地看着他。”It’s your right to say yes or no to me, but it’s my right to decide whether I should keep trying or not.” 说着还耸了耸肩。

“Bitch.”Dean懒得和他争辩——并不是因为他想不出来什么反驳的好理由。他坐回了沙发上,然而转头发现那个大个子并没有跟上来——Thank god. “Now what? You’re just gonna stand there all day?” 话一说出来Dean立马就后悔了。他真是一点儿也不想让他进来——100%的真心话。

然而对方只是站在那儿,又耸了耸肩,撇了撇嘴。”Well, cuz I don’t think you want to let me in.” “Look how smart you are, pal, of course I don’t.” “But you definitely want this.” 说着Sam晃了晃手中的袋子,放到了地板上。”Now I’m leaving, and by the way, you’re welcome.” 

Dean看着大个子又消失在了门后,留下了一个里面不知道是什么的袋子。他小心翼翼的走近,甚至还用扫帚头捅了捅袋子,看没什么反应才敢把袋子拆开。

一个派。

Oh. 

Dean挑了挑眉。

 

等等,他应该并没有丧心病狂到给自己下药吧。Dean思考了片刻,拿着派走到了垃圾桶面前。一分钟之后,他又拿着派走回了门前。Dean给门上了两道锁,又重重的按了按门把手,用力推了门发现纹丝不动。他又低头看了看派。Screw it. 

他咬了第一口。

5分钟后Dean的手里就只剩一个空荡荡的袋子了。

 

第二天晚上8:00Dean的门铃又响了。这次门后并没有人,只有袋子。但这次除了派还多了一瓶冰凉的啤酒,瓶子上还挂着水珠。

第三天依旧,不过这次袋子里多了一张纸条。”Like my pie? ——Sam” 纸条的最后还有一个愚蠢的笑脸。真是娘唧唧的大个子。Dean一边吃着派一边想象着Sammy girl摆出一副娘唧唧的表情,一不小心笑出了声。

第四天的纸条上只有一个愚蠢的笑脸。

第五天袋子里多了一条果酱,纸条上写着大大的”Surprise!”, 当然, 还有那个愚蠢的笑脸。

第六天袋子里的派变成了双层培根芝士汉堡。纸条上写着,”Sorry Dean, the pie was sold out today.”

第七天袋子里出现了两个派。”Just to make up.” 

在连续享受了一周的夜晚加餐之后,Dean第一次觉得有个斯托卡也许并不是什么坏事,反正这个大个子也不会走进来。

第八天纸条上的笑脸改成了心形,Dean掉了一地的鸡皮疙瘩差点扔掉了派,然而最终还是败在了食物的诱惑下。

第九天Dean换了一条新的领带,是他的妹妹送他的。其实他并不是很喜欢这条领带。他发誓等他妹妹明天走了他就换回来。晚上的派准时到达。这次的纸条上写着,”I like your new tie. ” 古怪的审美观,而且真娘,Dean在心里吐槽。

第十天Dean带了昨天的领带。

第十一天Dean因为工作原因在公司留到了很晚,他打开办公室的门准备回家的时候看到了地上的袋子。然而今天并没有啤酒。纸条上写着,”It’s too late, I’ll drive you home.” Dean半信半疑的走到了楼下看到了坐在车里的Sam。到达目的地后Dean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没有邀请司机上楼。但Dean临走之前Sam塞给了他一瓶牛奶。”Sleep tight.”

第十二天Dean被朋友邀请到了酒吧于是待到了很晚。回家路上惋惜着今天没有吃到派的Dean看到好端端立在门外的派吹了个口哨。

第十三天Dean放假。他睡了一整天。晚上Dean醒了,还空着肚子。他祈祷着打开冰箱却发现里面是空的。他看了眼表发现距离八点还有17分钟,他犹豫了几分钟之后拿出了手机。Sam的手机接到了一条短信。”我今天忘记吃饭了。”Sam看见短信,笑着翻了个白眼。今天的门铃声晚了5分钟。但门外躺着一个披萨,一个汉堡,一个派和两瓶冰啤酒。纸条上写着,“别饿死,you jerk.”

……

第十八天Dean接到要出差的通知,在门外留了张纸条,“I’ll be out on business tomorrow. Back in 3days later.”今天的门铃晚了十分钟,但袋子里多了一支玫瑰花。纸条上写着,”I’ll miss you.” Dean抖了抖鸡皮疙瘩,拿起手机发了条短信,”I’ll miss you too, Sammy girl.” 发完之后思考了一会儿又补了一条:“Don’t get me wrong. Maybe u can just focus on the word “girl”?”

……

第二十五天袋子里多了一条围巾,纸条上写着,“Winter is coming. Keep yourself warm.”Dean觉得这条围巾长得和Sam的留言一样娘。

第二十六天的纸条上写着,”You look great in that scarf.”

……

第三十天的纸条上写着”Maybe you can try some healthier food someday.” 上帝,Samantha,你是我老妈么?

 

第三十一天Dean在家里看了部电影,在沙发上睡着了。他觉得少了点什么。他打开门,发现门外并没有袋子和啤酒,然而家里的表告诉他现在已经8:30了。Dean皱了皱眉。他睡觉之前看了看手机,没有短信也没有留言。

第三十二天Dean在家里有些不安的盯着时钟。距离八点还有2min……1min……20s……10s,5s,3s,2s,1s……八点到了。门铃没有响起。门外什么都没有。10min后门外还是什么都没有。1个小时之后也是。Dean睡觉前门外还是空空的。

第三十三天Dean顶着黑眼圈去上班,他觉得这几天糟糕极了。今天晚上依然没有门铃声,没有派,没有Sam,什么都没有。Dean发了短信。”Finally back off?” Dean没有收到回复,他觉得蠢极了。Sam蠢极了,自己也蠢极了。

第三十四天早上Dean打了3通电话没有人接。他在语音信箱留了言。”What the hell, man? Pick up your damn phone.” 中午他发了条短信。”At least tell me you’ve got my message.” 一个小时之后,他又留了言。”Damn it, man! Are you okay?” 下午Dean跑去了楼下的技术科。他没有找到Sam,他们说Sam请假了。Dean一要到地址就赶了过去。他敲了五分钟的门,连喊带锤,没有人开门。

晚上Dean跑去了酒吧。他拒绝了4个来搭讪的女孩,只是一个劲儿的喝酒。半夜他又留了言。”Where are you, Sammy? Just..call me. Call me...please.”

第三十五天晚上Dean有点儿绝望的躺在沙发上。然后门铃响了。Dean拉开门就将门外的人拽了进去。”Where the hell have you been?!” ”Listen, Dean, I can expl...”Sam并没能完整地说出这句话。Why? Because his mouth is occupied! 但是管他呢,反正Sam如愿以偿了。当晚他们在床上互相操来操去的时候,Sam Wesson又一次觉得自己真是个天才,故意消失这种办法简直完美。即使五年后知道真相的Mr. Wesson气得整整一周没和另一个Mr.Wesson说话,Sam还是觉得这个办法真是完美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