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绵

[SD甜饼]情感记忆(上)

我叫脑洞无比大w (一个Sam被摄取记忆的怪物攻击的故事;这之前Sam和Dean并没有发生什么超越兄弟的关系,但依然存在情感并且暂时失去记忆的Sam是可以自己脑补出一些非常有意思的推论的,其中包括将哥哥误认为丈夫这一项。食用愉快:)


“I’m sorry but.. Who are you guys?”

Sam皱着眉头看着眼前三个“陌生人”。

 

其实事情是这样的。他们最近在追捕一个妖怪,以吸取人的记忆为生的妖怪。但怎么说,它还算善良,因为被它吸取了记忆的人虽然失去了那些储存在脑子里关于各种各样经历的信息,但Lucky for them,他们对于认识的事物会产生的情感并没有被偷走。举个例子,当你看到你的妈妈你会感觉这个人很亲近,你可以信赖并且依靠她;又或者如果你看到你的爱车,当然前提是你真的爱这辆车,哦也不用像Dean那样啦,总之如果你有这样一辆车,你即使不记得这是你的车,你看到她时也会从内心产生一种喜爱的情感;又或者如果你看到你的恋人,前提是你还爱你的恋人,那么你如果看到他/她也还是会照样分泌荷尔蒙。

 

——没错,Sam就是被这个东西攻击了。好消息是,Dean后来干掉了这个家伙,坏消息是,这玩意儿的作用似乎有延时效果(注: 请原谅我擅自更改正常情况下的设定←就是杀死怪物影响就会消失这一点),所以他似乎要在失忆的状态呆上几天了。

 

然后现在Sam刚刚从昏迷的状态中恢复过来,一脸迷茫的看着一群有着点儿熟悉感的陌生人们。而往往这种时候就是供Dean找点儿乐子的完美机会了。他总是会时不时的冒出一些愚蠢并且好玩儿的想法,比如现在,就纯粹为了好玩儿,让Sam猜猜他们三个分别是谁,就凭着Sam没有被剥夺的那一点儿“情感记忆”。Sam,当然,翻了个白眼儿,没有搭理他。但Sam还是暗自在内心对面前这三个人做了评估。

他首先看着那个年龄最大的人——他刚刚说他叫Bobby。虽然这个满脸长着胡子也不知道打理的老头子看起来是个邋遢的老酒鬼,但自己对他似乎就是有一点儿,也许不是一点儿,信赖,或者是依靠,包括感激,大概还有一丁点儿的……敬畏? 就像……像一位父亲?……也没准儿是一位重要的叔叔什么的……?

然后他将视线转向了那个穿着风衣打扮得体看上去年轻一点儿的男人。这个人和Bobby给他的感觉差不多,又有点儿轻微的不太一样,当然Sam也并没有觉得——额,他叫什么来着,哦对了,真是奇怪的名字——Castiel有给他压迫的感觉,当然,这个年轻人又不可能是他的长辈,应该是个关系很好的朋友。

最后暗自看向了那个穿着破旧皮衣留着金色短发的男人——他叫Dean对吧。Wow——这个人给他的感觉和前两个人都不同,怎么说呢——太复杂了。Sam觉得自己在被那个男人吸引着,想靠近他,或者更甚之凑上去亲吻他——这是他的男朋友吗?……不,不对劲,Sam觉得这里面还有不少其他的情感——比如看到Dean的时候自己感受到的强烈的安全感,以及那种他存在在这里就像理所应当一样的莫名其妙的想法——也许这说明他们经常在一起?也许Dean不仅是自己的男朋友,也许他是他的丈夫……?但这些感情还不是全部,远不止全部——还有其他的一些什么,比如愧疚,还有一丁点儿怨气,不可忽视的对对方的担忧……总之这感情有点儿复杂——看来他们两个多半是闹了点儿什么矛盾。

 

顺便,Sam对于自己是Gay这一点表示有点儿惊讶,但仔细地看了看他火辣的(自己认为的)丈夫,Sam觉得也许这一点并不那么难以接受,或许还很合理。

 

后来晚饭的时候Sam还是说出了自己的猜测。“Bobby, 我猜你是我父亲,或者一位重要的叔叔什么的;Cass,一位朋友,很重要的朋友;最后,Dean,我猜我们一定每天都呆在一起,你是我的家人对吧?”

 

另外三个人的反应均证明了Sam对于自己的情感解读还是十分准确的——不管怎样,起码他自己是这样认为的。

 

夜晚微凉的空气透过窗子渗进屋子里,月亮藏在稀疏的薄云后面,银色柔光不均匀地洒进房间里——令人安心的夜晚。但Sam并无法安眠,他在床上已经躺了整整一个多小时,翻来覆去的弄乱了被子,就是睡不着。为什么?——因为现在他和他的丈夫分房睡这个事实更加证实了他们在吵架的这个猜想。

 

Sam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吵架,也不知道是谁的错误——Sam觉得多半儿是自己做了些什么让爱人失望的事情,毕竟他能感受到的内疚可不是一点儿。而且不管他们之前闹了什么矛盾,Sam现在只想和好——他想凑上去亲亲Dean的嘴唇,还有鼻子,眼睛,睫毛;他想现在就过去爬上Dean的床抱着他睡觉,那感觉一定非常好——Dean身上的肌肉看起来是那样的结实,还有美好的腰线,性感的屁股——哦天哪他已经迫不及待想知道将自己的双手放上去抚摸揉捏,将自己的老二从那两瓣形状完美的屁股中间推挤进去的感受了。

 

Sam感觉自己有点儿硬了——哦上帝,谁让他的爱人这么火辣——也许自己该去主动找他,问问到底发生了什么。因为估计Dean也并不会主动说些什么,毕竟Sam现在可是失忆了。

 

于是Sam便轻手轻脚的走到了Dean的房间推开了门,然后静悄悄的从床的另一边掀起被子靠近Dean。

“怎么了Samantha?做噩梦哭鼻子了?”Sam知道当他推开门的时候Dean就醒了,所以当Dean调笑着小声嘟囔的时候Sam只是沉默着继续靠近直到自己将手环上对方的腰,将Dean拉近让他的后背紧紧贴着自己的前胸——当他这么做的时候他感觉Dean明显僵住了。“Sam?”



<<< TBC

再有一发完w


评论(6)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