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绵

[J2] Sneak up on You (卧底Jensen X 帮派首领Jared)

(不务正业)的FBI卧底Jensen和(智商为零)的帮派首领的爱情故事w 充满了糖的嗯(被划掉的部分是我在扯淡) [Warning 我现在很纠结到底是JA/JP还是JP/JA, 很可能会逆,但总之以后会有肉所以洁癖请慎看 不过到时候会标出来的]预计七章完结。


1. 

Jensen十分确信对方看到他了。

Jensen Ackles,众多FBI特工中的一个,卧底工作算是他的家常便饭之一。这次他又接了一个重要的案子,目标是New York一个势力极大的帮派头目,事实上是一个新晋的头目。 Jared Padalecki ,Playhood帮派的首领——这次Jensen的目标。Playhood是New York几个强大帮派中的一个,只不过内部完全被Padalecki家族所掌控,不幸的是,它的上届头目刚刚去世,于是只好由过逝头目的小儿子来接替他的位置。当然,Padalecki的另一个儿子也在帮派中起着不可或缺的作用,只不过由于各种各样没向外界透露过的原因,Jared Padalecki成为了那个挂名的掌控者。外界对于这个Padalecki知道的并不多,经过先前警方以及后来FBI的各种调查,也只不过了解到他从小到大在校表现极其优秀,在Stanford毕业,另外,性取向为男。事实上,后者还是在一张不小心泄露的照片上发现的。


事实上,不管是警察们还是FBI,都并不喜欢去干预帮派们的活动,毕竟谁都不喜欢给自己找麻烦。但是Playhood绝对是个特例。他们有点儿过于猖狂了,不像其他大多数帮派那样尽力维持自己和外界的关系。毒品军火走私,洗钱活动等本是完全会被容忍的,但Playhood的人总是在处理和外界关系的时候把事情搞的十分糟糕。他们曾经杀了3个警察,还有2个FBI特工,并且完全没有一点认错的意思。从此之后他们便被盯上了。


但Playhood的上届头目并不好惹,那几个牺牲的警察和特工都是他的“杰作”。但上帝总是那么仁慈,他就那么简单的去世了,把所有的东西都扔给了他的两个年轻的儿子。还有更好的将这个犯罪团伙搞垮的时机么?然而不管怎么说,这还是一个组织规划十分严密的帮派,所以其实任务一点儿都没听上去的那么轻松简单。


总之,这个棘手的活儿,Jensen还是接下了。他一直对于卧底这种工作十分在行,可能是因为他的天赋和技能配上天生被赐予的完美五官和吸引人的气质吧。


而现在,Jensen正坐在吧台上,特意挑了个从目标角度看起来非常显眼的位置,一边喝着手中的酒一遍四处观察着,然后他的视线便对上了藏在角落里的那双绿色的眼睛。对方发现自己被注意到先是微微一愣,然后抿着嘴露出个微笑朝Jensen点了点头示意。Jensen仔细观察着对方的反应,暗暗在心底说了句“Yes”。


Jensen朝着对方走了过去,途中一直盯着对方的双眼,而显然对方的视线也一直跟随者Jensen移动着。


“Hi, I’m Jensen.” 

“Jared.”


对方咧开嘴露出个非常友好的微笑,看着Jensen的那双绿眼睛亮亮的。Jensen不禁暗想这小子隐藏得挺深。接下来两个人随意的聊了聊,Jensen发现这个人意外的很好沟通,并没有想象中的压迫感,似乎是个能很好掩饰自己身份的人。两人间的距离由隔着半个身子聊着聊着就在笑声中缩到了布料隔着布料的程度。Jensen觉得时机差不多了,他的视线在Jared的眼睛和嘴唇之间来回扫动,十分带有暗示性的说着,“你觉得……我们换个不这么乱的地方聊聊怎么样……?”


然而和预料之中的暗示着回应不一样,Jared有点儿尴尬的挠了挠头发,视线从Jensen身上挪开又移回来,“Jensen……呃……事实上,你知道,我……好吧,直白的说,我不和见过五次面以下的人上床。”他说话的时候有点儿略显紧张的盯着Jensen的表情,好像怕自己一不小心说错了什么似的。他看到Jensen略微有点儿尴尬的表情之后又慌忙解释,“不,不,我不是说你不好什么的,我只是,只是个人奇怪的原则问题,你知道,其实我挺希望我们还能见面的……我是说如果你不介意……不,我想说的是……哦上帝,就只是……我们还能再见面吗?” 他的双手甚至还在身前乱挥着。


说实话,Jensen心里有点儿惊讶,他甚至有一秒钟怀疑这不是装出来的,不过这看起来不可能——一个势力巨大的帮派头目的举止就像一个……一个纯情的大学生?不,Jensen几乎是在下一瞬间就否定掉了自己愚蠢的猜想。他只是调整了自己的表情,凑近在Jared的嘴上啄了一下。“Sure. I’d like that.”


然后事情进行的格外顺利,甚至比预想中的还要顺利。谁能想象Playhood的首领居然不搞一夜情?不过这倒是帮了Jensen一个大忙,省去了想办法把自己从床伴转换到恋人的时间和精力。


Jensen和Jared在第五次见面的夜晚顺利地滚上了床。


Jared将头搁在Jensen的颈窝上,还没完全从刚刚的释放中缓过来,带着喘息声问道,“Jensen,我只是,就想确定一下……you know I’m serious right?”


“Oh yes, of course. Me too.” 说着还侧过脸在Jared的额头上留下一吻。


评论(7)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