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绵

[J2] Sneak up on You (卧底Jensen X 帮派首领Jared)

(不务正业)的FBI卧底Jensen和(智商为零)的帮派首领Jared的爱情故事w 充满了糖的嗯(被划掉的部分是我在扯淡) [Warning 我纠结出来了决定JA/JP和JP/JA都会有 有洁癖的姑娘们抱歉OTL 总之到时候我肯定会标注出来辣

2.

Jensen坐在离Jared办公处不远的沙发上,透过玻璃门看着皱着眉头认真处理手上文件的Jared。他和Jared正式确定关系已经快三个月了,他现在基本每天住在对方的庄园里,离城区不远,也方便每天自己去工作——哦,他现在在一家健身房做武术教练,当然,只是为了卧底而已。他告诉Jared自己的姓是Smith,以前做过一段时间警察,后来对这个职业实在没什么好印象所以去做了武术教练——不管怎么说,和自己的真实经历有点儿相似性更加助于他掩藏身份。


和Jared相处了这么长时间,Jensen对于这个人又有了很多不同的了解。比如,Jensen发现其实Jared看上去的像太阳一样的性格以及他的温和和友好真的不是装的——当然,除非说Jensen一向顶尖的识人能力突然变为负或者Jared是个奥斯卡影帝——虽然令人惊讶,但这真的不是假象。不仅如此,Jensen还发现了很多这个年轻他几岁的“大男孩儿”的可爱之处,比如在自己和狗狗一起玩儿不理他时他会沮丧的叫着自己的名字蹭过来,家里立马多了一只大型犬;再比如在工作到一半的时候他突然抬起头喝水,结果和自己注视着他的视线对上,一激动就呛到了,结果自己还得跑过去盯着他那张憋的像西红柿的一张脸轻拍着他的后背给他顺顺气儿;还比如自己在健身房跟他吐槽着说不想工作时,他像个三岁小孩儿一样在庄园的泳池边自拍了一张照片发给自己,得瑟着他有多闲,然后在自己晚上回家的时候凑过来给自己按摩后背和小腿强迫自己早点儿休息……


Jensen想着想着不禁摇着头笑了笑,再睁眼便看到了那边Jared的下属正低下身子对他小声说着什么工作的事情,然后Jensen便把笑容稍微收了收。好吧,虽然Jared很可爱——没有什么其他的意思只是单纯的评价而已——并且目前来看这段关系进行得非常顺利,但Jensen的任务还是需要他的进一步努力,他还需要更多的信任。因为就现在来看,虽然Jared告诉了Jensen自己的身份,但也仅限于此而已。每次Jared需要工作的时候都会跑到现在他在的那个房间里,就算Jensen偶尔会进去,Jared也会马上就把文件合上,所以Jensen虽然挺努力的去收集有用的资料,但也只是零零碎碎进展缓慢。Jared几乎从不在工作室以外的地方处理文件,并且和Jensen呆在一起的时候,每次他的那几个一过来就会鬼鬼祟祟的凑近Jared小声耳语——好吧,也许并不是鬼鬼祟祟,但就是让人看上去挺不爽的。事实上,最近这一个星期这种现象更明显了,甚至有的时候Jensen在和Jared亲热,然后那几个麻烦的下属之一会不合时宜的敲门进来凑到自己男朋友——好吧,表面上的男朋友——身边不停的说说说,更加过分的是,Jared有一两次甚至抱歉的跟自己解释了几句然后便跟着他的下属出去了!


其实Jensen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急躁,他自己分析了下得出了个结论:就是只单纯的因为这些该死的他听不到的耳语都是对于自己来说重要的情报,他当然会不爽。


但他也只能无奈地一个人呆着,尤其是这两天Jared没日没夜地工作,他也并不想打扰。不,准确地说,他觉得这时候上去打扰对他来说并没有什么好处,毕竟这段时间他需要得到Jared更多的信任和爱意,频繁地去打扰他很可能让对方把自己推得更远。唉,好不容易的两天假期,Jensen也只能一个人无聊的在房子里晃荡了。


不过时间过得也快,下午的时候Jensen充分利用了没有Jared在身边的好处,他把卧室的门锁上,试着翻了翻有没有什么有用的情报,不过遗憾的是Jared是个挺合格的首领,工作的资料都在办公室里,卧室里什么有用的东西都没有。Jensen无聊的躺在床上,看着自己旁边枕头上凹下去的一块儿出神,用手掌蹭了蹭然后自己滚了过去。然后他便躺在Jared的枕头上被他熟悉的洗发水味道包围着睡着了。


Jensen再次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一片安静。Jensen下意识的伸手向旁边探了一下,发现Jared还没来睡觉。他看了一眼时间,竟然已经快1:30了,皱了皱眉头,Jensen犹豫了一下翻了个身准备继续睡。然而翻来覆去了十多分钟他并不能睡着。好吧,往常这个时候都会有一支手臂环着他,将他箍在怀里,然而现在身边是冰凉的——该死的习惯。


而且,据Jensen所了解,Jared是个生活比较规律的人,平时也不熬夜,到底是发生了什么重要的事情才会让他这么拼命的工作。他吃晚饭了吗?是不是一直坐在那个椅子上动都没动?需不需要点儿咖啡?被脑子里飞来飞去的一串问题搞得更加清醒,Jensen干脆从床上坐了起来。


端着两杯刚煮好的咖啡,Jensen走向Jared的办公室,远远地就看到Jared还在那儿埋头看着文件。Jensen无奈的笑了笑,轻轻推开门走了进去。Jared听到响声抬起头,然后下意识的合上了手上在看的东西。Jensen当然注意到了这个小动作,突然就感觉胸口闷闷的。把这莫名其妙的低落情绪赶走,将咖啡递了过去。


“怎么还在工作?”

“有点儿麻烦事。Thanks honey.”

“看你的黑眼圈,大男孩儿。你得休息会儿。”


Jensen说着将Jared手上的文件夺了过去放在桌子上。他走过去靠近Jared将对方的头靠在自己胸前,用拇指轻轻按摩着他的太阳穴。Jared的嘴里冒出一些舒服咕噜声,这让Jensen的嘴角出现了一点儿弧度。


Jensen让Jared放松了一会儿,然后停下了按摩坐在了旁边的沙发上。“抱歉打扰你了,就是想让你歇一会儿。你现在要继续工作吗?虽然我建议你去休息,但是……不管怎样我可以呆在这儿。” Jared下意识的看了眼文件,又看了眼Jensen,然后拉住Jensen的手站起身来,“算了,去睡吧。”


哦,那种该死的胸闷感又回来的,Jensen当然看到了Jared的小动作,他觉得自己的胸口搅成了一团。


他不相信你,Jared不相信你。


真是够了,闭嘴。So what? 他是个帮派的老大而你是个该死的FBI卧底,他本来就不应该相信你。


没错,但他不知道你是个卧底,你现在只是他的男朋友,而他不相信你。Jared不相信你。


该死的能不能闭嘴?!


进了卧室,Jensen一言不发的钻进了被子里,闭上眼睛想把那些该死的声音赶出去。Jared过一会儿也钻了进来凑近Jensen,环住他的腰想将手放在他的胳膊上。Jensen下意识的轻轻甩了一下。


Jensen,停下。他心底有个声音叫唤着。


“Hey baby, 怎么了?”

“没事。”


停下你该死的幼稚的小脾气。


“……额,抱歉……?我这两天有点儿忙……”

“——不是因为这个。”


哦上帝,愚蠢的Jensen你说了什么。你应该说你没在生气然后给他一个吻,混蛋。


“哈,’没事’?c’mon babe, 你得告诉我……”


停下。现在。马上。


“——你是不是不相信我?”


哦不,你该死的说了什么。


“What?! 不宝贝我当然相信你,你怎么会这么想?”Jared将Jensen转了过来皱着眉头真诚的看着Jensen的眼睛。“唉……不…就只是,当我什么都没说行吗。”Jensen暗暗诅咒着自己毫无遮拦的嘴巴。“不,听着Jensen,我不知道是什么让你误会,但这些你认为的’不信任’都不是真的——我只是为了你,一切都是为了你。Just trust me, okay?” 


被这么一双真诚的绿眼睛看着,Jensen又能说什么呢?“Okay, babe.” Jensen就只是凑了上去给了Jared一个吻。


评论(4)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