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绵

[J2] Sneak up on You (卧底Jensen X 帮派首领Jared)

这是被和谐了的第三章重发!

(不务正业)的FBI卧底Jensen和(智商为零)的帮派首领Jared的爱情故事w 充满了糖的嗯(被划掉的部分是我在扯淡) [Warning 这章有JA/JP肉,洁癖姑娘们请注意:)

(另外多谢一位可爱的姑娘指出了逻辑错误和另一位可爱的姑娘提醒这章被和谐啦 抱歉啦)

----------------------------------

3. 
Jensen在下午3点左右结束了当天的工作,正准备回去好好休息一个晚上,从健身馆里出去却看见街道对面的Jared正靠在车旁边等着他。Jared怀里抱着一束红色的玫瑰,穿得倒很休闲,衬衫配牛仔裤。Jensen笑了笑朝着Jared走了过去,接过他手里的花,和对方交换了一个亲吻。

“玫瑰花……?哈,你17岁了么,小姑娘?”
Jared笑着翻了个白眼,“Love you too”

Jensen注意到了Jared正戴着他今早送给他的手表,朝Jared眨了下眼,“100天快乐,Babe”

Jared今天把保镖打发掉了,也就意味着这是个可爱的二人之夜。Jensen坐在副驾驶上心情很好的哼起了歌,想着说不定今天晚上还能顺便套到些什么有用的东西。他们两个开车去了一家热闹并且自带Bar的汉堡店,聊过了整个晚餐时间,然后又去吧台点了点儿酒接着聊。

“Jay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吗,也是在某个酒吧?”
“哈,当然。你见我第一次就想着操我,记得可清楚了。”
“对对,没错,你不想。反正当时偷瞄我屁股的人不是你是吧?”
Jared抓抓头发,一副被抓包了的表情,索性放弃挣扎,“好吧我当时的确也那么想来着,而且,”Jared凑近Jensen在他耳边低声说着,“——我现在也想。”

不过还好,这两个人还算有点儿公德心,没有在吧台上直接搞起来。他们黏在对方身上从餐厅里走了出去,准备开车回家。事实上Jensen本来还想着去湖边走走,很久没能安静地散步了,不过现在看来这些计划都可以往后推推了。令人烦躁的是,车停在离餐厅有点儿远的地方,还得走几个街区过去。然后这两个稍微喝了点儿酒的傻情侣开始赛跑看谁先到车上,等跑到的时候都气喘吁吁的加上酒精带来的轻微眩晕感他们都没注意到底谁赢了这个愚蠢的比赛。两个人就只是喘着气又凑到了一起,好像一个是N极另一个是S极似的。Jensen被Jared挤着背靠着车身,Jared的亲吻落在他的脖颈上,而Jensen的两只手开心的滑到了Jared的屁股上满足的揉捏着。
“Easy, tiger.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时候那个清纯的大学生跑到哪儿去了?”
“很不幸被你的裸体吓死了,大叔。”
“Oh,My coundolescense.” Jensen勾着嘴角调笑着。

下一秒钟,Jensen突然间觉得有点不对劲儿。直觉。然后他便在Jared后背上左肩下面一点儿看到了个晃动着的小红点儿。Jensen一瞬间吓的睁大了双眼,猛地用力将自己和Jared转换了位置,下一瞬间耳边便响起了枪声,伴随着自己肩头的一下疼痛。Jared立刻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一手护住Jensen一手熟练的掏出枪将对面楼上的狙击手扣动了扳机。解决了麻烦的下一秒钟,Jared就一脸惊恐地检查起了Jensen的伤势,在看到只是简单的擦伤之后才将悬在嗓子眼的心脏放回原位,但还是一脸的心有余悸。

两个人在安静的街道上喘着气,还有点儿没从刚刚的意外中缓过气来。事实上,当Jensen冷静的恢复了思考的那一瞬间,他就知道自己完了——保护Jared竟然是他的第一反应。说实话,他真希望在刚才他调换两人位置之前,他是有时间来进行各种分析,然后得出这种做法可以有效骗对方信任的结论,然后又有足够的时间来思考怎样才能不让自己受伤并且同时表面上保护Jared,然而十分不幸,事实是,他刚刚看着那个可怕的红点,脑子里就剩下“不能让Jared死”这个念头,根本没考虑自己会不会因为刚刚的举动直接被一枪打死——不过还好,擦伤而已,感谢上苍。……不,不不,事实上他并不那么想感谢上帝,基于自己举动的原因简直明显的就差上帝拿一个大喇叭在他耳边大声念出来了。
上帝,开什么玩笑。

Jared这边当然完全不知道Jensen的一连串脑内活动,说实话,他现在简直气疯了。
“Are you out of your mind?!!!” 自从和Jensen认识以来Jared从来都没这么生气过,他刚刚差那么一点儿就要失去Jensen了,光是想想就能让他出一身冷汗。其实Jared更多的是在气他自己。该死的,前一阵子他一直在忙于处理老爸留下来的烂摊子,与另一个纽约的势力周旋好不容易最后把对方搞垮了。根本不用思考,这个该死的天杀的狙击手肯定是一个愚蠢的亡命徒,该死的他自己怎么能这么不小心?他为什么偏偏就该死的今天把保镖赶回去了?事实上他就不应该做这个该死的职业!该死的家族势力!他为什么偏偏该死的出生在Padalecki家?

这时候Jensen伸出手拍了拍Jared的脸颊,“Hey, hey baby, I’m fine. Don’t worry.”

两个人一言不发的一路开车回了庄园,各怀心事。Jared默默的生着闷气,而Jensen正在与内心做着斗争。到了房间里Jared还是一声不吭,就只是走进去,坐到沙发上盯着地板。Jensen靠在门上看着Jared,他现在倒是没有不知所措,反倒是认清了事实——或者说不得不停止催眠自己——让他更坦然。只不过,尽管如此,这一切看上去都还是那么糟糕和混乱,他爱上了自己的目标,而且他刚刚差点为了他去死,这种烂俗小说的情节居然真的能发生在他身上,哈。——不过,不过值得庆幸的是Jared还活着,对没错,这不仅是值得庆幸,简直是恩赐,哦,第二次想感谢上帝了。上帝,刚刚他的Jared可是差一点儿就……简直没法想象,事实上Jensen觉得他现在甚至不能想象和Jared分开一个星期以上,哈,自己是不是还要把他的势力打垮来着?而且还要将他扔进监狱里去?哦,难度真低,比冲着Jared脑袋上来一枪的难度还低。工作,任务,该死的卧底工作,该死的FBI……哦真该死,让任务工作什么统统去死。


然后就是肉 完整版请戳: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4970965/chapters/11416741 

TBC.


评论

热度(6)